865棋牌游戏

         当前位置:首页
        > 新闻资讯 > 文化园地
        视力保护:
        父亲
        来源:道路材料公司 作者:叶锐 日期:2019-06-24 访问次数: 字号:[ ]
          “你怎么样,没事儿吧!别在四川待着啦,能不能调到其他地方去……”清晨的第一个电话,是父亲打给我的。一向话不多的他,唠叨了起来我竟然插不上一句话,手机新闻上推送的信息是“四川宜宾6.0级地震已致数人死亡”、“余震不断,四川长宁再发生5.3级地震”。
          父亲节才过,那天本想着给父亲打个电话,可是忙完工作都23点了,怕打过去影响到父亲休息,最后我连电话也没去一个,便默默给他充了100元话费。
          从古至今,写母爱的诗歌文章总是那么多,描写父爱的却寥寥无几。或许父爱是无言的,写不出来,只能用心去感受。去年过年的时候,我和父亲在桌子上喝酒,喝着喝着我就话多了,我责备他当时为什么不送我上高中,他狠狠锤了自己胸口两拳,没说话。我愣住了,没再说什么,后来父亲不再让我喝酒。
          父亲在我这么大的时候,身边已经有四个孩子,肩负起一家的生活重担,而我呢,现在连自己的生活都有点照顾不全,他有多难,我想象不到,我只知道他是伟大的。他是我敬佩的人。
          小时候在田埂边抓小鱼,父亲在田里插秧,突然父亲喊:“锐儿,你看,这是啥?”只看见父亲手上抓了一只白色的鸟,长又尖细的嘴巴,洁白的羽毛,是白鹭,也是我那天的午餐。父亲做饭的方法很独特,一个灶台,一桶井水,一桶红薯,盖上锅盖。
          父亲总说我小时候不是这样的,现在变得沉默寡言,因为经历了一件事,记性很好的我却不记得那件事了,刚从小镇搬到县城,我被同学嘲笑,几个同学殴打我,我将其中一个同学头打破了,血流了一地,其他人都跑了,时候父亲赔付了医药费,后面的事情我不记得了,一点印象都没有,听姐说那时我被父亲打了一顿,我却一点印象都没有,自那以后我从活泼变得木讷。
          在我叛逆期的时候,我和父亲冷战,一年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,有一次家里停电了,只有我和父亲在家,父亲视力不好,我躺在床上,只听到桌椅碰撞的声音,连忙起身出去看看,只听父亲喊“锐儿,帮我找根蜡烛”声音那么大,但是他却不知道我就在他面前,“爸,我在这呢”我声音哽咽了。
          有一次放学回家,还没进门父亲就是给我一巴掌,当时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现在我也不明白,我只能猜想一个三十岁的父亲,可能他被城管没收了称,可能他在外面受了气,可能他心里苦,可能是恨我不快点长大。
          这就是我的父亲,话少,粗暴。
          回想起父亲,好像除了打就是打,可是我却一点不恨,因为我感觉到的是父爱。巴掌下的父爱。
        打印】 【关闭



        865棋牌游戏865棋牌游戏
        865棋牌游戏

        Copyright © 2002-2019865棋牌游戏版权所有

       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